千古之谜,众里寻她千百度

7月22号,由北京市文物局和浙江省文物局联合主办的比德尚玉龙泉窑瓷器学术报告会在京开幕,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书记沈岳明在现场做了十二世纪的龙泉窑的学术报告,其中分析和界定了龙泉黒胎青瓷出现的历史和类别。随后接受了中国文物网的专访,并针对目前哥窑研究的现状,提出了有力的论证,直白表述:哥窑成为陶瓷史上的千古之谜,简直是千古奇冤!

2017年11月14-15日,由故宫博物院主办的哥窑学术研讨会在北京隆重召开,出席会议的学者来自包括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南宋官窑博物馆、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台北故宫博物院、鸿禧美术馆、日本大阪东洋陶瓷美术馆等国内外的众多文博单位。同时为了配合会议的召开,故宫博物院还举办了一个哥窑展览,不仅故宫博物院院藏的传世哥窑器物倾院而出,而且还汇集了浙江地区近年来黑胎青瓷考古的最新成果。因此这不仅是一次国内外陶瓷学界一流学者大聚会,而且也是哥窑视觉上的一次盛宴。
传统上所认为的 “汝、官、哥、定、钧”
宋代五大名窑研究中,哥窑研究问题最多、迷雾重重。哥窑的特征,众说纷纭,各持己见;哥窑的产地,则一直是几代陶瓷考古人苦苦探索的重要课题。因此与会学者对哥窑相关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图片 1故宫博物院藏传世哥窑瓶图片 2故宫博物院藏传世哥窑贯耳瓶
故宫博物馆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对传世哥窑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理化检测,并取得了重要的成果,吕成龙研究员代表故宫的整个哥窑研究团队进行了综述性的主题发言,提出了“典型传世哥窑瓷器”、“哥窑型或官窑型瓷器”、“龙泉哥窑瓷器”三个不同的概念:典型传世哥窑瓷器主要指收藏于两岸故宫、由历代宫廷传下来、以金丝铁线为基本特征的瓷器;哥窑型或官窑型瓷器指的是以上海任氏家族墓、南京汪兴祖墓出土开片青瓷器为代表的考古出土元明时期瓷器;龙泉哥窑就是明代以来文献记载的哥窑,基本特征为紫口铁足与具有浅白断纹。并且指出:“哥窑”之名,最初很可能是从龙泉地区叫起,指的是南宋龙泉窑烧造的黑胎且釉面带开片的一类青瓷,传为章生一所烧造。元末明初时,人们将杭州老虎洞窑烧造的青釉带开片的青瓷称作“哥哥洞窑”、“哥哥窑”或“哥窑”青瓷,实际上就是今天所成的“哥窑型”青瓷。明代晚期以来,人们又将今天所说的釉面带开片的“传世哥窑”瓷器说成是“哥窑”瓷器。同时,经过理化测试分析,传世哥窑成份与景德镇产的仿哥窑器有较大区别,可以明确不是景德镇所产,其产地可能在浙江的杭州一带。
上海博物馆的陈克伦先生介绍了上海博物馆馆藏传世哥窑器物的测试情况,也提出了传世哥窑产地在杭州的可能性。图片 3上海任世家族墓出土的贯耳瓶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沈岳明对龙泉地区生产黑胎青瓷的窑址、郑建明对浙江地区南宋生产黑胎青瓷窑址进行了梳理。沈岳明认为龙泉的黑胎青瓷应该从南宋早期就开始出现,至少在元代还有烧造,就是文献记载的宋代哥窑,基本特征是紫口铁足,龙泉地区时至今日仍称黑胎为铁胎,小梅出土的黑胎器物底足露胎处有生铁的感觉,完全符合铁足的描述,而金丝铁线不是宋代哥窑的基本特征,这一概念的出现是相当晚近的事情。原先学者们认为龙泉黑胎青瓷是仿南宋官窑产品,其前提条件是龙泉黑胎青瓷产品仅有薄胎厚釉类产品,均非常精致,时代都在南宋晚期,在龙泉地区没有更早的产品、也没有渊源。郑建明根据近年来在龙泉地区的最新考古成果,认为龙泉黑胎青瓷的面貌非常复杂,不仅大家熟知的溪口地区烧造,在大窑、石隆、甚至东区均有发现类似的窑址,且与白胎青瓷一样,大窑是黑胎青瓷的烧造中心,这里既有薄胎厚釉类产品,也有薄胎薄釉、厚胎厚釉等产品,胎色从灰黑到深黑均有,时代上不限于南宋晚期,至少南宋中期之前已开始烧造,这样其仿官的前提条件已不存在,黑胎青瓷应该是龙泉地区起源并发展起来的,在全省唯有这一地区有完整的发展序列。图片 4龙泉小梅窑址出土的南宋哥窑图片 5龙泉小梅出土南宋哥窑的浅白断纹图片 6龙泉小梅出土南宋哥窑的铁足图片 7龙泉大窑出土的薄胎厚釉黑胎标本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江建新先生对景德镇地区烧造明清仿哥釉器物的窑址进行了梳理:景德镇地区明代宣德年间开始民官和官窑都有仿哥窑器的烧造,其产品在造型上与传世宋元哥窑器没有联系,似没有受其影响,但胎釉却具有哥窑灰胎和哥釉“隐纹如鱼子”细纹片的特征,可见当时工匠仿哥窑只是仿其大意,并没有严格按哥窑的样式刻意模仿,也许这就是当时明代人眼里的哥釉瓷。这也说明至少从目前的考古材料上,证明了传世哥窑非景德镇所烧。
北京大学的秦大树先生对杭州老虎洞窑址元代地层出土器物进行了比较详细的介绍:元代老虎洞窑址除烧造类似于传世哥窑的较精致类产品外,还大量烧造几近透明的灰青色薄釉青瓷,质量较粗;此外还出土了近20%、与龙泉青瓷面貌非常接近的白胎青瓷,这大大拓宽了学者们对该窑址的认识。图片 8杭州老虎洞窑址元代层出土的黑胎青瓷
传世哥窑的产地及其相关问题时至今日仍旧是一个有待解开的千古之谜,以故宫博物院为代表的专家们利用包括现代科技在内的诸多手段与方法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同时陶瓷考古近年来在野外的大量调查与发掘工作,均大大推动了这一课题的研究。虽然该问题的最终解决,仍旧需要明确窑址材料的支持,但在这个过程当时,一些问题成了越来越多学者的共识:传世哥窑与文献记载的哥窑是两个概念,应该区别对待;传世哥窑以金线铁线为主要特征,文献记载的哥窑则以浅白断纹与铁口铁足为特征;符合文献记载哥窑这些特征的,从目前的考古材料来看,主要是龙泉地区的宋代黑胎青瓷。如此,则金丝铁线只能是仿哥窑的特征。

一个碎片引发的迷案哥窑与传世哥窑之分

其实,起初并没有哥窑和传世哥窑之分。1932年,故宫博物院接收清宫遗存的文物清点造册时,发现了一批造型十分规整,工艺非常精致,胎色有深褐、深灰、浅灰、土黄多种,胎体相对致密。釉色以炒米黄、灰青、青黄为主,浓淡不一,釉面上有大小不等的开片花纹的青瓷,这批青瓷在清宫记载上既没有产地又没有烧造时间记录。所以,根据当时的认识,分别被标上了哥窑盘、仿哥窑盘或题宋哥窑粉青葵瓣口盘、宋哥窑粉青贯耳穿带杏叶壶等。1936年,时任该院瓷器专门委员的郭葆昌对宫中瓷器进行了再鉴定,结果公布于《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出品图说》中。现在我们看到的定名基本上是依据郭氏所定的名称,年代基本都是宋代笼统言之。后来,在其他一些博物馆也有收藏的,并且把出土的、与故宫博物院之哥窑特征相似的一类器物,均称为传世哥窑。

而各大博物馆所藏之传世哥窑本就不是一个东西,他们的情况非常复杂。冯先铭先生认为:在传世的不少哥窑瓷器中有南宋时期作品,其中有些是属于元代的作品。从产地说,也恐非一个瓷窑的出品。汪庆正先生则更直接地指出:宋哥窑是否存在,要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然而,我们过去把传世哥窑都定在宋代,是肯定有问题的。把表面特征看似相类实内涵各异的器物,硬凑在一起,作为一个标准来对待,本就缺乏科学的态度。其实古人是分的很清楚的,清宫档案中,把真正的宋哥窑叫哥窑,把元代仿的叫哥窑型,把明清仿的叫仿哥釉或哥釉、仿哥窑等。

1956年,周恩来总理说要恢复古代的名窑,第一个就是恢复龙泉窑。在此之前,学界一直把龙泉出土的黑胎青瓷归属于哥窑。在后来的挖掘取样中,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对故宫博物院提供的所谓的哥窑瓷片进行了成分分析,发现与龙泉出土的黑胎青瓷的成分并不一致,所以也就有了哥窑与传世哥窑之分。

然而沈岳明认为,故宫传世哥窑的分类存在很大的问题,并且仅凭一片碎片进而否定了龙泉黒胎的哥窑性质过于草率。一方面,故宫的传世哥窑属于不同的年代,初步判断有宋代、元代甚至更晚的,有米黄的、粉青的、油灰的、青黄色等,如果根据不同年代的瓷器去寻找一个窑口,并不现实。其次,将其判定分类成为哥窑的特征金丝铁线也并不尽科学合理,因为金丝铁线这个特征清代也只有《南窑笔记》曾涉及过,真正应用于哥窑是解放后,明代和民国并没有文献记载,一直流传下来的哥窑特征,应该是紫口铁足。另一方面,故宫博物院提供的哥窑碎片,是孙瀛洲先生从市场上淘回来的一片他认为的所谓的哥窑瓷器碎片。这就具有了很大的偶然性。再则,同样一组数据,不同的专家也会产生不同的观点,碎片检验后,就有一些专家认为是江西的,也有一些认为是河南的。这一化验结果发表后,在国内外陶瓷界引起很大震动,以至于各大博物馆将原来所藏之哥窑纷纷改名为传世哥窑。此后研究者多以此为据论述哥窑,因而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诸如过去的元代说、明代说再起,致使宋哥窑传世品的历史价值和经济价值有所降低,并由此而导致新的认识混乱。另外,根据化验结果所指,在江西省景德镇一带寻踪觅迹,始终未见类似的宋、元之器。而按《格古要论》所提碎器窑同于哥窑的开片,《陶说》关于江西省吉州窑烧碎器之说,顺藤去摸瓜亦无所获,从此哥窑就成了一桩悬案。

沈岳明说,传世哥窑就像一个大杂烩,只是当时给某些瓷器的一个定义、分类。所以,以传世哥窑来研究哥窑,肯定有问题。传世哥窑并不能代表哥窑,最多算是哥窑的一部分。所以研究哥窑,一定要把两者概念分开。

哥窑的遗址产地之争

因为当时碎片的数据显示与龙泉黒胎不符,故而一直以来确定的哥窑在龙泉的论断才引起了大家的疑义。哥窑窑址也就变成了不解之谜。同时,根据由故宫博物院提供的瓷器碎片数据分析,专家和学者提出了不同的论断。目前,保留下来的哥窑遗址所在地的主流观点,就是龙泉哥窑和杭州的老虎洞窑。

现在有一种观点说元代老虎洞窑产品就是哥窑。而老虎洞窑确实有一类产品跟现在故宫传世哥窑产品的特征比较接近,然而也并不是完全一致。沈岳明认为,老虎洞窑应是文献中曾指出元末新烧之哥窑,这就说明至少它不是宋代哥窑。所以如果说老虎洞窑址是哥窑产地的话,它最多是元代的仿哥,或者是元代哥窑,而文献中记载的宋代哥窑则是在龙泉。

其实撇开传世哥窑这个概念,我们说的宋哥窑产地,目前来看就只剩龙泉了。这个观点,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是没有争议的。因为所有的文献(除了个别文献外),只要是讲到哥窑的窑址,都指向龙泉。而且龙泉是唯一一个在地方志上被记载的哥窑产地,国家有史,地方有志,地方志的记载,具有很高的可信度。其次,在龙泉,哥弟窑的传说可以说是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甚至现在的龙泉窑烧窑供奉的就是章氏兄弟,龙泉戏班子的传统剧目,也有章氏兄弟的传说。在龙泉古窑场挖掘出的黒胎青瓷和碎片,更是佐证了这一观点。其实,在故宫拿出测试的碎片之前,哥窑的产地就在龙泉并无争议。所以,哥窑本来是清楚的,是人们把传世哥窑和哥窑的概念混淆了,才产生了所谓的千古之谜。

龙泉黒胎实证自己的哥窑身份

龙泉黒胎瓷器的性质,有三个观点,仿官、哥窑、官窑。仿官之说现在基本是可以排除的,根据目前对溪口瓦窑垟等窑址的黑胎青瓷的挖掘和发现,对地层的分析和经技术手段判定,黒胎青瓷出现的年代应在南宋早期,早于南宋官窑的郊坛下官窑,所以可以排除仿官的性质。根据对瓦窑垟瓷器胎釉的观察,龙泉黑胎青瓷就是文献中的哥窑。

然而,尽管目前仍有一些问题尚待需要解决。如传世哥窑的归属、龙泉类官窑瓷器标本尚待进一步测试分析等等。

但是,宋哥窑就在龙泉这一观点,沈岳明表示他坚信不疑。

人物介绍

沈岳明,198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一直在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从事陶瓷窑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现任浙江省文物研究所书记、研究员。

网站地图xml地图